唯彩头条]沙奇里:一只脚属于瑞士一只脚属于科索沃

一个球员的球鞋一般都不会在比赛中引起多大的关注,但在今晚瑞士与塞尔维亚的比赛中,沙奇里的球鞋却有不一样的意义。

在沙奇里的两只球鞋上,一只绣着瑞士国旗,一只绣着科索沃国旗。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沙奇里是个土生土长的科索沃人,这点沙奇里从不否认,甚至引以为傲。在很多场合,沙奇里都表达了对科索沃的热爱,以及为科索沃尽忠的梦想。

科索沃国家足球队在2016年的5月份,终于被国际足联和欧足联认可,得以参加2018年世界杯欧洲区的预选赛。当时正准备代表瑞士队参加2016年欧洲杯的沙奇里得知此消息后,还在纠结万一科索沃队征召我了怎么办?万一他们让我当队长怎么办?他甚至愿意为此付出不代表瑞士队参加欧洲杯的代价。但随后国际足联出台一纸规定,让沙奇里不用再纠结,已经代表一个国家队参加过A级比赛的球员,不得再代表另一个国家去打比赛。这个规定最终让沙奇里得以顺利的去参加了2016年欧洲杯,但他心中的那个代表科索沃国家队踢比赛的梦想,怕是永远都无法实现了。

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期,科索沃爆发战争。很多科索沃的人民饱受战火的蹂躏,被逼举家逃离,很多人选择了去往瑞士。据统计,现在在瑞士国土境内大约有20万科索沃居民,沙奇里就是其中之一,里面还包括了他现在的国家队队友扎卡和贝赫拉米。

沙奇里一家在26年前从科索沃逃离到瑞士后,由于人生地不熟日子过的很艰苦,孩提时代的沙奇里不得不与哥哥和妹妹共同睡在一个房间内,冬天全家人还要生活在没有暖气的屋子里,他和哥哥在学校里要通过做活动项目来帮助一直没有稳定工作的父亲挣钱贴补家用。但即使这样,坚强的小沙奇里也从来没有抱怨。据他父母回忆说,沙奇里小时候就已经显露出他非常倔强的一面,再苦再累、被当地的小孩欺负,他都不会跑到父母那里哭鼻子,他非常懂事,从来不会带来任何麻烦。

或许是从小磨难锻炼出来的这种坚毅的品质,铸就了沙奇里往后成功的足球之路。沙奇里8岁的时候就在SV奥格斯俱乐部开始了他的足球生涯,两年后,他便加入了巴塞尔青年队。之后的几年,由于他青年队的优异表现,曾吸引了很多大牌俱乐部的目光,但沙奇里都不为所动,终于在他18岁的时候与巴塞尔下了第一份职业合同。之后的沙奇里便平步青云,凭借在巴塞尔的精彩表现,2012年他被德甲拜仁看中,由此成为了瑞士历史上身价最高的球员。之后又转战意甲国际米兰,本赛季效力于从英超刚刚降入英冠的斯托克城。

丰富的阅历再加上高超的球技,让沙奇里成为这支瑞士队当之无愧的超级明星,所以他的一言一行总是受到很多人的关注。而这也是沙奇里晒出那对印有科索沃国旗的球鞋的目的所在,因为他想让更多的人去认识他的故乡、去认可科索沃是一个国家的事实,特别是在面对他们本场的对手塞尔维亚时。

科索沃与塞尔维亚的恩怨还要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末期,当时的科索沃是前南斯拉夫所管辖的塞尔维亚共和国的一个自治省,面积1.1万平方公里。由于当时塞尔维亚共和国政府奉行较为强硬的路线,引发了科索沃阿族人的罢工、罢课及浪潮,称为“科索沃事件”。1999年科索沃战争结束后科索沃由联合国托管。2008年2月,科索沃单方面宣布独立,获得美国和一些欧盟国家承认,但塞尔维亚一直拒绝承认其独立。

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在今年年初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期间还表示,如果要想让塞尔维亚与科索沃的关系正常化,前提就是科索沃不能承认自己独立。而这种声音在本届俄罗斯世界杯上也有发生,就在塞尔维亚小组赛首轮战胜哥斯达黎加之后,兴奋的塞尔维亚球迷还在当地的一家酒吧里,零星的爆发出“ Kosovo je Srbija ”(科索沃是塞尔维亚)的喊声。

正是在这种掺杂着政治因素的背景下,沙奇里才想用自己的力量来捍卫自己热爱的故土科索沃,他也知道,如果他能穿着这样一双球鞋最终战胜塞尔维亚,那带来的意义和效果无疑是巨大的。(刘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