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 我看到德国足球在辉煌的顶点 现在我还愿陪他东山再起

欧洲国家联赛接连负于荷兰和法国,德国队创下了一年输球6场的新纪录。同样的阵容,同样的教练,几年前的“巅峰时刻”分明就在眼前,德国足球却已变得如此陌生。本该步入下一个高峰的德国人还没来得及享受“世界第一”带来的“福利”,变跌入谷底,盛衰在短短几年间的轮回,让人有种恍若隔世之感。

三年两进决赛,迟迟无法突破,拜仁徘徊在“成功复兴”的门外,却怎么也盼不来临门一脚。距离上一次世纪之交的捧杯已经过去10年有余,拜仁仍在苦苦等待重返巅峰,这是再多“沙拉盘”也无法替代的。多特蒙德又何尝不是如此,大黄蜂也想重现上个世纪末的奇迹。

2013年5月25日,历史悠久的温布利球场,迎来了最后的决战,欧冠联赛(包括改制前的冠军杯)历史上首次出现两支德国俱乐部,日耳曼足球经过长时间的苦苦求索,终于重获新生。一边是老成持重、雍容华贵的巨无霸,一边是青春洋溢、无所畏惧的新贵族。无论胜负,这都是德国足球有史以来最辉煌的时刻,双方首发的22名球员中,本土球员多达12人。

实力的差距被最大限制抹平,在德国足球大旗下,这对太过知根知底的宿敌赤膊上阵,没有丝毫试探,从一开始就疯狂对轰。诺伊尔和魏登费勒成为了场上最忙碌的人,尤其是前者,如果不是“小新”超神发挥,拜仁恐怕早已缴枪。

毫无保留的两队携手为世人送上难得的精彩决赛,直到彼此都打光了自己的最后一颗子弹。更善于拉开空间冲击对手的多特蒙德率先慢下脚步,随后就被更加疯狂的拜仁所淹没。双方各得一分,互不退让,随后,主角登场。职业生涯始终处于打打停停,以“掉链子”为己任的罗本一扫阴霾,他在最后时刻用一记跌跌撞撞的进球走出了世界杯决赛两失单刀的梦魇,也将拜仁一手送上欧洲之巅。

这是一场没有失败者的较量。拜仁励精图治,时隔12年重夺大耳杯,赢在技战术过人一筹。屈居亚军的多特蒙德并非失败者,他们以本土新人为基础,只用了极少的投入就踢出了既叫好又叫座的足球。当然,最大的受益者还是德国足球,从低谷到顶点,十几年的努力终于开花结果。两支德甲球队击败了欧洲所有强队会师决赛,无异于捅破了横亘在德国人和世界冠军之间最后的一层窗户纸。

1990年,德国人第三次赢得世界杯,也开启了此后将近20年的裹足不前。老将一次又一次“超神”,麻痹了德国人,当他们缓过神来,却发现已无半点余地。从重整旗鼓到恢复元气,德国足球开始在大赛上“归位”,只是世界杯连续闯入四强,欧洲杯屡屡错失奖杯,都在时刻提醒着日耳曼战车,冠军只属于最强者,而他们所欠缺的恰恰是一份王者之气。

2014年世界杯,德国队23人大名单中囊括了多达11名来自拜仁和多特蒙德的球员,勒夫相信开启未来的钥匙就在手中。通过海因克斯的回归正溯和瓜迪奥拉的再度提升,经历了克洛普“重金属”风格的锻造,再加上勒夫多年来的各种奇思妙想,以德甲双雄为主要框架的日耳曼战车俨然已是世界足球风潮的引领者,他们代表了最先进的战术方向。

没有简单粗暴的长传冲吊,也不盲目追求“钝刀子割肉”式的传控足球,德国人用强壮的身体、不惜力的奔跑以及丰富的套路变化,从小组赛第一分钟便牢牢地控制着场面。那时候的德国队,才真正像一台运转精密的机器,每个人都是战车上不起眼却不可缺的零件,整支球队没有绝对核心,人人都有机会成为发动机。

拼技术、拼战术、拼临场应变,德国足球用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向世界宣告着自己的回归。严谨得甚至有些刻板的德国人,竟然主动创新,打破传统,一时被传为佳话。一片歌舞生平的背后,德国足球只顾着沉浸在眼前的美好之中,却来不及思考未来。成功固然可喜,但他们真的做好准备,下定决心与过去的一切彻底决裂吗?

3个月前的那个晚上,当全世界都在期待着法国与克罗地亚上演终极决战时,似乎少有人注意到这样一个特殊的人。作为上一届的冠军队队长,已经退役的拉姆护送大力神杯来到球场,当那个价值不菲的LV手提箱开启的一瞬间,拉姆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感情。拉姆将大力神杯稳稳地放在台子上,轻轻抚摸了一下杯座,转身离开。无论谁胜谁负,都不再与他有关,不再与德国队有关。

法国人在大雨中肆意庆祝,拉姆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那座金光闪闪的奖杯。4年前,他也曾像法国人一样,只是此刻没有人能体会他的感受,把自己奋斗来的荣誉拱手相送到底是怎样的滋味。

时间回到拜仁在决赛击败多特蒙德前的一年,主场作战的德甲巨无霸似乎已经将大耳杯收入囊中,甚至连球迷都在提前安慰对手。全面处于下风的切尔西却用惊人的意志力和顽强不懈的精神,硬生生的击碎了拜仁的美梦。点球大战结束后,拜仁所有球员瘫坐在球场上,只剩下“最短的”拉姆独自矗立。

一年后,老套的海因克斯帮助拜仁找回了德国足球引以为傲的“热血”,坚持到最后时刻的绝杀,意义不亚于奖杯。而在多特蒙德横扫皇马前,同样上演了一出补时逆转的好戏。进球的是荷兰人、波兰人或是巴西人,但真正唤醒的却是德国精神。与阿根廷的生死相搏,施魏因施泰格血染沙场却成为了全场比赛跑动距离最多的人,一如当年手缠绷带依然不停奔跑的贝肯鲍尔。加时赛上人们终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德国队,那个越到关键时刻越出色的德国队。

是继续传控还是重走力量与速度的老路,是继续信任那些功臣还是主动推倒重建,表面上看来德国足球的问题似乎并不难解决,只是他们却忽视了最根本的因素。当团结、纪律、坚韧与永不放弃的精神不复存在,再华丽的外表也只是一副穿着德国队球衣的行尸走肉。至于是不是要给勒夫和托马斯穆勒更多机会,其实一点也不重要。

足球世界变化快,妖人小将大步迈。今天要说的是来自于米兰城的红黑队长罗马尼奥利。这名眼下只有23岁的年轻人,在今年的8月成为球队的队长。新赛季至今,AC米兰在11轮联赛过后,位于积分榜的第4名。跻身欧冠区,距离回归昔日的顶级舞台,正在慢慢接近。沿着前辈的脚步,23岁的罗马尼奥利成为红黑军团的队长在足球场上,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